欢迎来到中国娱乐网

华语独立乐团Goose发行首张专辑《离开游乐园?…》

http://www.yule.com.cn 2018-05-16 16:55:13   来源:中国娱乐网   

  新加坡创作歌手岑卓尧在上星期五以华语演绎独立乐团Goose(www.goose.band) 的形式发行了首张EP《离开游乐园?…》。

  专辑中收录了Goose的首张单曲《旋转木马》,以及三首新歌《佳俐的爸》、《燃烧没事》和《八里》(https://goosebandsg.bandcamp.com/)。当中,去年已事先发行的《旋转木马》已在Spotify有64215次的点播。

  岑卓尧之前担任当地英文乐团Cadence的吉他手,去年以Goose的身份首次推出个人作品,往中文音乐发展。今年2月,他也受邀在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华艺节的《我们是创作歌手!》系列演出。Bandwagon在《离开游乐园?…》发行前与岑卓尧进行了访问,了解EP背后的音乐与灵感。

  记者:你为什么会打算要往中文音乐发展?

  岑卓尧:从小起,我就一直告诉自己,如果有一天要创作自己的音乐,一定要用自己的母语。我的母亲是台湾人,父亲是香港人。六岁之前,我一直在这两个地方生活,这也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。

  另外,由于中文和广东话是我人生中最早学习的两个语言,我其实觉得自己用这两个语言演唱时会比较清楚,也能诠释得较好。我的英文其实不太好,因为小时候没有人教我正确的发音,家里也没有人来纠正我的错误。

  记者:在录制这张专辑的过程,你和谁一起合作,经验又如何?

  岑卓尧:为了《离开游乐园?…》这张专辑,我几乎动用了每一个认识的人。在《佳俐的爸》当中,你甚至能够听到我整个家庭!

  Goose当中的鼓手Seth和吉他手Benjamin是我从青年时期就一起玩音乐的朋友,加上了Cadence的贝斯手Japheth,就组成了这个乐团。

  另一组很重要的人是Amanda Tee and The Dugong Warriors。他们是我在英文音乐是合作多年的乐团,在我的创作之旅扮演着很大的角色。能够在《八里》和他们一起合作,对我来说非常重要。Amanda也是我这张专辑的混音师。

  至于专辑的设计和宣传物品,都是由我非常有天分的设计师女友所包办。最后,当然不能忘了感谢我的好友Josh。

  记者:分享一下专辑和单曲《旋转木马》背后的一些灵感。

  岑卓尧:我觉得《旋转木马》唱的是生活中的痛苦与后悔。我们在生活中不断追求改变和突破,但这些都需要有所付出,而付出往往都是不容易的。虽然选择不为这些突破努力是很轻松的,但这种享受非常短暂,最终也只会让不断在生活中不断在同个地点盘旋,去不了任何地方。

  我的好友Jonathan Charles Tay是一名专业的歌剧演唱家,在《旋转木马》中献声,带出了歌曲的情感。

  《离开游乐园?…》的灵感则是来自我周围的好朋友。渐渐的,他们一个一个都从这个游乐园“毕业”了。我看到周围的人各个都进入人生中的下一个阶段,成家立业,而我还是开开心心的在游乐园中徘徊。有时我会忍不住去想,我留在游乐园里,是否错过了外面的一些什么事情。或者,如果离开了游乐园,又会不会后悔。

  记者:整个制作过程花了多长时间?之间又遇到了什么困难?

  岑卓尧:我们从去年4月,就开始录制这张专辑。由于我们在白天时都有自己的事业要兼顾,所以很难加快制作的进度。很多时候,我们都无法达到自己设下的期限,因为实在是太忙了。

  另外,因为我们整个团队都是由非常要好的朋友所组成,所以在给予彼此反馈时,有时会太过直率。不过我们最终还是成功将专辑推出了,我们都非常开心!

  记者:制作英文和中文音乐有什么不一样?你之前在CADENCE的经验对这次的作品又有什么样的影响?

  岑卓尧:我个人觉得英文和中文的听众有不一样的期望和嗜好。

  在中文音乐里,如果能够写出让人感同身受的歌曲,是非常加分的。另外,如果写得出歌迷们能够在唱K时一同大合唱的歌曲,那就更好了。

  在Cadence的音乐上,我们非常注重编曲。每一首歌曲的起承转合对我们来说都很重要,让我们做出非常丰富,充满情感的音乐。我也将这个态度转移到Goose的作品中。有趣的是,我的音乐点播率最高的三个国家是德国、波兰和英国,都不是以中文为主的国家。

  我在Cadence时的音乐制作经验也让我为这张专辑有了充分准备,能够更完善的安排制作过程,录音技巧,和宣传手法。

  记者:有哪一些中文歌手是你向往的?在未来,会不会打算和哪一些本地中文歌手一同合作?

  岑卓尧:我非常欣赏卢广仲和大象体操!我当然很希望能够和本地的中文音乐人合作。目前,我对中文音乐市场还是很陌生,希望在接下来的日子,我能够认识更多志同道合的好朋友,向他们学习。

新闻表情

博聚网